請登錄

“聯想之父”柳傳志拂衣轉身 | 風眼前線

  • 發布:
  • 閱讀:6015
  • 來源:










曾經,他和太太的夢想是買一輛三輪車一起去旅游,如今,已經成為受人敬仰的“創業教父”。

柳傳志說:“我覺得,我這輩子很幸福?!?


2019年,聯想集團成立35周年,成為中國企業國際化的典范。


2019年的12月16日,柳傳志退休的消息再次傳出,引起關注。

35載時光,他曾帶著11人從中科院計算機所走出,憑著20萬元啟動資金創辦聯想,隨后幫助聯想控股上市并順利渡過平穩期。經過兩次復出、三度卸任,柳傳志終于在75歲之際“卸甲歸田”。

柳傳志的退休早有風聲,近幾年,柳傳志曾經深受肺癌的困擾,雖然接受治療后無大礙,但是對于古稀之年的他來說,也是耗費心力。2019年9月,柳傳志卸任聯想控股(天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張欣接任,還注銷了旗下多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職務。一時間,關于柳傳志“退休”的討論甚囂塵上。

1984年聯想創立至今,從最早的漢卡,到如今的聯想系——聯想集團、聯想控股、神州數碼、神舟租車等相繼上市,75歲的柳傳志作為聯想集團和聯想控股的教父級人物,多次退居二線,又多次在危機時刻挺身而出。

在聯想控股2014年上市前,柳傳志已經卸任聯想集團董事長,他表示,如果聯想集團的母公司——聯想控股在上市以后兩年之內平穩,自己就“畫句號”。

如今距離聯想控股上市已經五年有余,“畫句號”的時刻也終于到來。

聯想“波折”的前半生

1961年,17歲的柳傳志被保送到西安軍事電訊工程學院(如今的西安電子科技大學),成為雷達系的一名軍校生。他在1966年畢業后被分配到國防科委成都十院工作。

在十年動蕩中,柳傳志被下放到南方農場勞動鍛煉,兩年之后,柳傳志又回到中科院計算所,在那里一呆就是14年。

1984年他才開始嘗試下海創業,彼時他已經40歲。當時,柳傳志在中科院計算所所長曾茂朝的支持下,創辦了北京計算機新技術發展有限公司(聯想前身)。

1986年,柳傳志任北京聯想總經理。1988年春天,聯想開始走向海外,香港成為第一站,也是最艱難的一站。

初到香港,一窮二白,毫無經驗的柳傳志和聯想員工幾乎是全憑著一口氣在香港硬闖。當時聯想在香港唯一的房產是一間80平方米的舊公寓,所有員工,包括柳傳志和當時的總工程師倪光南,都“蝸居”在那間舊公寓。在香港的處境不亞于當年在北京的白手起家。

許多人只看到聯想在香港上市成功的風光。但是柳傳志和那些一起到香港的人再清楚不過:為了省六毛錢的電車費,他們在香港都是步行出門;為了省下每一分錢,一行人不舍得住賓館,一起擠在舊公寓打地鋪。

在堅忍和吃苦之外,柳傳志還必須維持著企業家的尊嚴:臨時租酒店談生意,生意談完立即退房;步行到談事地點附近再打車,假裝坐車赴約;遇到外人,老員工甘鴻甚至裝成秘書給柳傳志提包。

1994年,聯想在香港證券交易所成功上市。在香港成功上市,改變了聯想公司的治理結構,中科院占65%,同時,他還主導改聯想向銀行借貸的間接融資模式為向股市的直接融資模式。

就在柳傳志與國外廠商拼著命搶市場的時候,聯想的“后院”卻開始起火。一方面,已經在香港聯交所上市的香港聯想由于經營不善在1995年、1996年連續兩年出現巨額虧損,虧損額達2.5億港幣。

與此同時,在北京聯想,倪光南將柳傳志告到了中紀委。在中紀委還原了柳傳志的清白之后,柳傳志最終也不得不作出了清倪光南出局的痛苦決定。對于這段經歷,柳傳志后來形容為是“最麻煩的時候”。

在解決了與倪光南的糾葛之后,柳傳志撤換了香港聯想的負責人,并在1997年作出了將北京和香港兩家公司合二為一的決定,宣布聯想以后主打國內市場的銷售戰略。

三次卸任,兩次復出

2000年是柳傳志和聯想的一道分水嶺,這一年,柳傳志將聯想一分為二——“聯想電腦”和“神州數碼”,并分別交給了他精心培養的兩位接班人——楊元慶和郭為,柳傳志擔任聯想控股的總裁以及聯想電腦的董事長。

聯想控股是由1984年成立的中國科學院士院計算支柱研究所新技術發展公司演變而來,中間還曾更名為“北京聯想計算機新技術發展公司”。分拆聯想集團,將兩大塊業務分別交給兩個年輕人楊元慶和郭為。

在外界看來,柳傳志平滑解決困擾中國企業已久的接班人問題后,他的時代將自此謝幕,之后他將放馬南山,頤養天年,以高爾夫和旅游作伴。但誰也沒想到他在半退休狀態下,依然領導聯想控股實現多元化發展,讓朱立南、趙令歡等人各自成為聯想控股核心業務的掌門人。

2001年,神州數碼上市后,聯想控股先后設立聯想投資和融科智地。2003年,再設立弘毅投資,成為聯想控股成員企業中專事股權投資及管理業務的公司。

2004年聯想收購IBM的個人電腦業務開始全球化戰略,當年12月8日,聯想宣布以6.5億美元現金、6億美元的公司股票收購IBM在全球的個人計算機業務,此外還將IBM個人計算機的5億美元的債務轉到自己名下。聯想在一夜間成為世界第三大個人計算機廠商,擁有至少130億美元的年銷售收入和7.6%的全球個人計算機市場占有率。

當時站在簽字臺前的依然是柳傳志,但也是在那一年,柳傳志首次卸任,把聯想集團董事長職位交給了楊元慶,自己退居幕后。2005年5月,聯想完成了這一收購案,楊元慶也正式接替柳傳志出任聯想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

但是,在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影響下,全球遭遇金融危機,聯想集團陷于冰與火之中,前有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成功營銷帶來的全球影響力,后有持續的虧損,最高單季度虧損接近1億美元。

柳傳志果斷選擇復出,宣布重新出任聯想集團集團董事長,楊元慶任CEO。然后他高調參加各種媒體采訪,提振市場對聯想的信心,并表示“聯想是我的命”。

隨后的兩個季度,楊柳組合開展了艱苦的“扭虧”過程,最終驚險過關。在此期間,原先聘請的外籍高管團隊,包括原CEO阿梅里奧在內相繼辭職,聯想組織架構和高管頻繁調整,而來自聯想中國的高管團隊,也被派出國門,征戰新興市場,復制推廣“中國模式”。

2011年11月2日,聯想集團宣布柳傳志再次卸任董事會主席,擔任聯想集團名譽董事長,由楊元慶兼任董事局主席和CEO職務。

柳傳志表示,辭職不是卸任,是為了做聯想控股,“我現在依然擔當著聯想控股的董事長和總裁,那兒有非常繁重而有意思的工作等著我做?!?br />
2012年6月18日,聯想控股宣布,柳傳志辭去聯想控股總裁職務,經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提名,董事會一致通過,任命朱立南為聯想控股總裁;柳傳志繼續擔任公司董事長,執行委員會主席。

卸任后的柳傳志還有最后一場戰役要打贏:推動聯想控股整體上市。

2015年6月29日,聯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在香港主板上市,發行股票3.53億股,每股發行價42.98港幣,共募集資金金額151.70億港幣。

聯想控股——柳傳志的最后一戰

此前,柳傳志在接受鳳凰網(微信搜:iFeng科技)采訪時表示,在2000年分拆公司,開展新業務,就準備不在第一線沖殺,盡量多搭舞臺,按這個方向去走。

聯想控股是聯想集團的母公司,2015年聯想控股如期上市,在經歷了幾年的平穩過渡期后,柳傳志覺得已經到了交棒的節點。

相對高調卸任的馬云,屢次重披戰袍的柳傳志顯得更低調。2019年9月,天眼查信息顯示,柳傳志卸任聯想控股(天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一職,并不再擔任公司董事。

聯想控股旗下包括PC公司聯想集團,投資公司君聯資本、弘毅投資和聯想之星等。此外,聯想控股還運作著兩個業務平臺:戰略投資平臺和金融投資平臺。

戰略投資主要覆蓋信息技術產業、金融服務行業、農業和食品行業、房地產行業、化工、能源和材料行業;金融投資平臺主要從事私募股權和風險投資基金的管理及咨詢服務。

聯想控股在進入戰略投資領域后,創立佳沃集團、增益供應鏈,成立看君創租賃,并戰略投資盧森堡銀行。2018年之后,聯想控股旗下子公司陸續分拆上市,聯想控股及旗下子公司聯想集團、神州租車登陸港股,聯想系企業在資本市場不斷“開枝散葉”。

然而,在寒冬背景下,聯想控股也受到不小影響。根據聯想控股2018年年度財報顯示,2018年聯想控股凈利潤低于預期,由于資本市場表現疲軟導致財務投資板塊利潤大幅下跌,同比下降87%。截止2019年12月9日,聯想控股股價從22元跌至16元左右。

柳傳志的恩怨江湖

除了倪光南之外,在柳傳志和聯想的故事中,還有一個人也成為了其恩怨江湖的主角——現融創中國董事長孫宏斌。

孫宏斌從清華畢業后即加入聯想公司,1989年,年僅26歲的孫宏斌便被任命為專門負責漢卡和微機產品全國分銷業務的企業部經理。

與楊元慶和郭為一樣,孫宏斌與他們同出一個師門。甚至當時很多人認為,如果孫宏斌當初沒有從聯想出來,那么他現在很有可能會坐在楊元慶的位置上。

但柳傳志對此給予非常堅定的否認。柳傳志做事的路線是“守正出奇”,把規律、目標研究清楚再做事。孫宏斌做事則比較急,屬于把長跑當短跑的人。這是兩種領導風格的差異,也就決定了柳傳志不會把孫宏斌列為接班人。

柳傳志認為違背規律,最終出問題還是因為人。當時孫宏斌所在的部門幾乎相當于一個獨立的小王國,聯想是針扎不進水滲不入,甚至到了聯想集團有一份企業報,孫宏斌的部門有一份小報的地步。孫宏斌手底下的人也是眼里只有部門和領導,沒有聯想。

在柳傳志看來,孫宏斌一下子招那么多人,但這些人沒有經過總部文化的熏陶,拉出去就給很大的權力。柳傳志曾經告誡過孫宏斌希望他小心謹慎,但最終還是于事無補。

1992年,曾備受柳傳志重用的孫宏斌,在被警方帶走25個月后,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罪名是挪用公款13萬元。在被減刑1年零2個月之后,1994年3月27日,孫宏斌準備出獄,在外出幫助監獄采購時通過前同事想約柳傳志見面,沒想到后者爽快的答應了。

孫宏斌見到柳傳志時,向柳傳志認錯,并希望自己重新在創業時能獲得他的幫助。孫宏斌出獄后,柳傳志送了他50萬元,并借了500萬元支持他創業。這500萬元借款,孫宏斌已經還給了聯想。頗為戲劇的是,2016年,孫宏斌的融創以173億元收購了聯想的地產項目。不過對于柳傳志,孫宏斌依然只有感謝,甚至如今兩家人還經常相聚吃飯。

對于年輕人創業,柳傳志始終給予支持態度。史玉柱也曾在公開場合感謝柳傳志對他創業的幫助。那不是金錢上,而是精神和思想上的幫助。

2019年5月,柳傳志在接受訪談時談到何時會退休,他說人要有自知之明,人老了之后自己感覺很好,實際是還是差別的。他認為,最理想的狀態是擔任聯想的名譽董事長,只看最后的結果,“那才是一個老頭真正該做的事”。
近年來柳傳志已經很少參與到實際工作中,最近一次因為工作發火,是在2018年5月,當時聯想集團深受“5G投票門”的困擾,他在該事件發生后幾天發表題為《行動起來,誓死打贏聯想榮譽保衛戰》的公開信,并且錄制了一段音頻對外發布。包括馬云等在內的上百位知名企業家先后表示對于柳傳志的支持,足以彰顯他在企業家中的影響力。此后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也親自出面澄清這一事件。

柳傳志的人生足夠幸運,40歲開始創業,先后創建聯想集團和聯想控股;女兒柳青如今是出行巨頭滴滴的總裁。

曾經,他和太太的夢想是買一輛三輪車一起去旅游,如今,已經成為受人敬仰的“創業教父”。

柳傳志說:“我覺得,我這輩子很幸福?!?

p3试机号今天晚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