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登錄

《歌手》改名《當打之年》背后的5個真相

  • 時間:
  • 瀏覽:2413
  • 來源:

無論你是否認同,走到2020年的《歌手》,要做出最大規模的改變了。

這一次,從改名字開始。2020年份不再入題,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叫“當打之年”的稱號。

區別是什么?

沒有重磅前輩歌手的加盟。公布的陣容中,《中國好聲音》《中國新歌手》《快男》的出道歌手占據半壁江山,你完全無法判斷誰會成為歌王。

而備受關注的賽制也發生了變化,新生代將以1v1的挑戰形式,隨機PK淘汰在線陣容。

這意味著,節目里不再會有一個頂梁柱帶著大家玩,也沒有年輕歌手對經典歌手畢恭畢敬的畫面。這個陣容的畫風,將很可能類似于去年的《我是唱作人》。

《歌手》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要做這樣的調整,梅丸君談談5個方面的形勢,和你一起探討歌手巨變背后的真相。

真相1: 樂壇歌手參與綜藝的意愿不平衡

發掘歌壇“遺珠”,這是韓國版《我是歌手》的核心玩法,也是前兩季《我是歌手》的核心價值。從第三季開始,節目本土化把它變成了大咖的加冕儀式和推新人活動,《歌手》的看點,逐漸從發掘什么寶藏歌手,變成了請來什么大咖。

很多分析把今年《歌手》陣容請不到重量級經典嘉賓,歸咎于華語樂壇同量級的歌手本就稀缺的原因上來。

其實并非如此。

每年流傳的假榜單里,就從來不缺少重量級嘉賓。比如那英、林俊杰、張惠妹、周華健、孫燕姿,都是被頻頻提到的C位大咖

那為什么請不到呢?因為經典歌手的職業發展規劃不一。那英今年先后登上了《我們的歌》《蒙面唱將》玩的不亦樂乎,林俊杰也來了芒果跨年,看來請不到的樂壇大咖,都并不是排斥綜藝和芒果,只是單純地排斥《歌手》而已。

真相2: 新歌手急缺舞臺

與經典歌手的顧慮多多形成鮮明對比,層出不窮的選秀歌手和新生代歌手們,卻需要這樣的節目,去延伸他們的演藝事業。

選秀節目出來的歌手們,至今沒有一個很好的打歌舞臺。即便有一些打歌節目,但還沒有一個成功的打歌節目推出過成功的歌曲。

相反,《歌手》這類節目反倒是爆款生產器,從鄧紫棋、李榮浩到徐佳瑩,去年的聲入人心男團爆紅,讓不少新歌手嘗到了甜頭,證實了《歌手》在當今歌壇具備“推新人”、“推好歌”的能力。

但有疑慮的是,過去推新歌手的價值,是經典歌手的震場才立住的。今年能不能立住,要看“誰來PK掉誰”這個強硬賽制背后的熱搜話題。

真相3:傳播環境發生大變化

《歌手2019》,繼續在叫好不叫座的世界里徘徊。作為一檔電視節目,口碑好當然是來之不易榮譽,但收視率不好,確是最現實的生存問題。

近幾年來,《歌手》收視率在全國網的數據表現一直和城市網的數據表現有明顯的差距,這個節目在周五檔的收視率競爭中一直缺乏數據上的核心競爭力,它更像是一個頻道品牌意義上的戰略武器:未必要爆,但沒有不行

今天的傳播環境,已經不再是以電視媒體為核心。做電視綜藝,不可避免地要從戰略上判斷,做這個節目是以收視率為核心,還是以傳播為核心?

央視的節目已經旗幟鮮明地選擇了后者。而湖南衛視近兩年也做了一些電視屬性的節目,比如《嗨唱轉起來》就是以收視率為核心生產的節目,成為周周破1的電視綜藝爆款。

《歌手·當打之年》呢?從新的玩法來看,今年的節目,就是想用年輕的陣容,來試著回答這個問題。

真相4:廣告主需要一個說法

冠名商從飲品變成了調味品,這是今年《歌手》已公開的又一大變化

連續5年冠名的某牛奶品牌,因節目成功植入在銷量上取得了巨大成功。但隨著收視率的低位運行,他們也亟需更貼近實業經濟的量化指標,來確保今年對這個節目繼續有效。

真相5:“借殼上市”趁機推出新節目

《歌手》提出“當打之年”的概念,讓很多觀眾十分意外。這是一個強加的概念,它并不意味著歌壇時代的里程碑式巨變,只代表著一個節目組的下定決心要產生一次“巨變”。

所以,《歌手·當打之年》,就像《我就是演員·巔峰對決》、《中國夢之聲·我們的歌》《中國夢之聲·天籟之戰》一樣,它不是歌手!它就是一檔全新賽制的音樂節目。

只是恰好,它的制作方就是制作《歌手》的團隊,而他們打算以這個音樂節目“牌照”(音樂選秀類節目每個季度只能有一個,由總局每年批復)為頭銜,“借殼上市”,推出一個新的節目。

所以,這是一場豪賭。

賭注是8年來累積的儀式感。如果大獲成功,就是新的爆款,明年大可放棄“歌手”的頭銜獨立運作

而如果失敗了,那選出來的歌王就會失去8年積攢下來的含金量,更將無法與前8季的歌王媲美。

無論如何,祝福節目能夠取得成功!

p3试机号今天晚上上